支付宝上“蒙”口令,“前女友”领走1万元红包被抓,网友热议

作者:知识 来源:探索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4-06-20 17:48:01 评论数:

节日期间,蒙通过微信、支付走万抓网支付宝等发红包、宝上包被抢红包,口令成为许多年轻人向亲朋祝福的前女新方式。一女子却通过在支付宝上“蒙”口令,友领元红友热议领走了1万元红包。蒙

事情还要从今年2月10日说起,支付走万抓网那天正是宝上包被大年初一,市民王先生给父母准备了2万元红包,口令他通过支付宝设定口令“祝爸妈新年快乐”后将该口令红包发出。前女令王先生意外的友领元红友热议是,在其母亲领取了其中一个1万元红包后,蒙另一个1万元红包竟被一个陌生人“领”走了,支付走万抓网于是宝上包被他赶紧报了警。

案发后,河南驻马店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领导高度重视,要求迅速侦查,尽快破案,全力帮助受害人挽损。从事刑侦工作多年的民警邢敬瑶对于盗领支付宝口令红包这种新型犯罪形式还是第一次遇到,他从支付宝界面看到抢走王先生红包的是一名外省男性用户,王先生也曾在支付宝平台给对方留言,但对方并未予以回应。邢敬瑶对支付宝口令红包规则进行了深入研究:口令红包发送者可以自定义口令内容和红包数量,任何人只要输入正确口令,即可领取该口令红包,但该口令中的红包未被全部领取的情况下,其他人则不能以同样的口令设定口令红包。他判断由于王先生设置的红包领取口令过于简单,有人利用了口令红包设置规则,“盗领”了王先生的红包。

经联系支付宝公司查询得知:该支付宝持有人系梁某,同时得知梁某在春节前后频繁使用支付宝进行发、领支付宝口令红包操作,结合该案件其他线索,民警判定该账号持有者梁某存在利用支付宝口令红包规则故意作案嫌疑。民警李泓渤在对梁某个人信息进行研判后报请相关部门批准,将该男子列为上网追逃。

2月26日,嫌疑人梁某被南宁铁路公安局贵港站派出所民警抓获,3月1日,分局刑侦大队民警赶赴广西将嫌疑人梁某带回。据梁某交代:其支付宝账号一直被前女友林某使用,分手后也并未要回,对于“盗领”红包一事其并不知情。民警对梁某提供的情况进行核实后判定,林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通过在网上发布追逃信息,很快就传来嫌疑人林某被广州市天河区棠下派出所民警抓获的消息。



4月9日,刑侦大队民警赶赴广州将嫌疑人林某带回,林某如实供述了其一直在使用梁某的支付宝账号,2月10日大年初一下午,其在房间休息时闲来无聊就想着能不能抢一些别人的口令红包,尝试了很长时间都没抢到,就在其将“祝爸妈新年快乐”输入进去时,竟抢到一个面值1万元的大额红包,看到王先生在支付宝平台向其索要红包的留言时,嫌疑人林某始终抱着侥幸心理没有把红包退回。

目前,嫌疑人林某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1万元红包已全额退还了受害人,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对此,有网友认为,口令红包是公开的,并不涉及构成犯罪。





也有网友表示,发红包者通过口令来发大额红包的行为存在不妥。



当然,也有网友认为,是支付宝规则存在漏洞,平台应当加强监管。



女子发2000元口令红包,2分钟后被陌生人“抢”走

新黄河检索发现,早在2016年,也发生过支付宝口令红包被陌生人领走的类似事情。浙江温州的陈女士给一个即将结婚的朋友,发了一个2000元的支付宝口令红包当礼金,并设置口令“新婚快乐白头偕老”。刚准备打电话告诉朋友口令,支付宝红包系统已显示“1个红包共2000元,2分24秒被抢光”的信息。她在自己发出的红包界面看到对方的基本信息,是一名叫“leop”的男性用户领走的,所在地区一栏显示“吉林延边”。



陈女士通过支付宝平台给对方留言,试图要回这2000元,但对方并未回应。“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口令的?”陈女士十分疑惑,于是她立即联系支付宝客服,当天官方已受理并对此事进行相关调查。

支付宝官方一名工作人员称,他们已联系上领走陈女士红包的那位吉林用户,但对方一听是客服打来的就立即关机了。如果对方不予归还,支付宝官方将对陈女士全额补偿。

据支付宝一名工作人员透露,陈女士碰到的都是“小概率”事件,用户定制的口令太常规、简单,碰巧被陌生人猜中而已。中文口令红包是刚推出的发红包新玩法,官方也提醒用户在口令方面要注重个性化,否则极易被他人误领,而对于误领红包的用户,官方暂时没有强制退还的解决措施,不过官方将会对这些事件进行调查,做好对用户的协调和补偿工作。

律师解读

针对此事,浙江省温州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浙江人民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项军权认为,网络科技发展迅速,一些网络纠纷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例如这起“抢红包”案例,如从发红包者的意愿分析,她的赠送对象应该是她的朋友,但被陌生人抢走,在其看来对方肯定是不当得利;但从抢红包者来看,他并没有以违法的方式获取红包,而是在机缘巧合之下领走,那么不属于不当得利。发红包者应当意识到自己所指定的类似银行卡密码一样的口令,太过简单而导致风险产生。支付宝官方愿意补偿陈女士损失,是为了维护客户利益与自身信誉。

浙江时代律师事务所陈一来律师表示,在这起事件中,作为发红包的陈女士,她的真实意思是由她指定的好友获得红包,具有专属性和特定性,不是对外的公开的,因此陌生人通过猜中口令的方式获得他人的金钱,属于典型的不当得利,应该退还。“但在现实中,口令红包如果被陌生人领走,想要通过法律途径追回,维权成本很高,费时费力。”而对于支付宝的责任方面,陈一来的看法是,“需要承担管理义务。”首先,支付宝方面必须通过合理的方式提醒用户参与者提高注意力和警惕性,此外,如果在管理上存在漏洞的话,需要进行合理补救,不然,则要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来源:驻马店广视网 今日头条网友评论 钱江晚报 温州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