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百科 > 中国的出生率,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正文

中国的出生率,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作者:知识 来源:焦点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4-06-20 16:11:34 评论数:



文:蔡垒磊

对于连年下滑的中国出生率,有些人支招,出都说生一个孩子给多少钱,生率说解决孩子的永远抚养问题,反正就是中国要增加各种福利去减少大家生养孩子的成本,让大家“敢生”。出都那么问题来了,生率这样真的永远有用吗?

有一个问题,在这个世界上,中国到底是出都高福利国家的出生率高,还是生率低福利国家的出生率高?显然,高福利发达国家,永远对生养孩子有着各种补贴,中国出生率依然惨不忍睹,出都而东南亚,生率拉美,尤其是非洲,不管条件有多差,出生率依然非常高。全世界出生率最低的国家是韩国,第二低的是新加坡,全世界福利最好的发达国家挪威,出生率也极低,而全世界出生率最高的国家,叫尼日尔,它是全世界最穷国家的典型代表,顺便说一句,全世界出生率最高的10个国家,差不多就是最穷国家的前10名,全在非洲。

还需要举例吗?就从中国一个国家来看,是大城市的福利好,还是小地方农村的福利好?那是大城市人生得多,还是小地方农村人生得多呢?所以是大城市生活成本的问题吗?根本不是,活都活不下去的,照样也生一堆。那些说生养孩子的福利不够好的,其实就是想抠点钱下来补贴自己的生活,但我这样跟你讲,就算国家进行了一系列的补贴,出生率可能突然反弹一下,但这波人其实并不多,红利会迅速被吃完,接下来依然是连年下滑,这是不可逆转的。

为什么会这样?你去看动物,越低级的生物,后代数量越多,越不在乎个体死活,它们是靠数量进行优胜劣汰,然后进化的。而一旦进化了,后代数量就会减少,它们更注重成活率,且越高级的动物,其婴幼儿过渡时期就越长,它们要的是质量。

那更高级的呢?只关注自身,也就是人们开始认识到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不能成为基因的奴隶,这时候这具躯体才算有了自主意识,而不是单纯受基因想利用躯体传递自身的唆摆。这个时候,生孩子就是为了绝对的正向增益而生,而不是稀里糊涂地为了传统而生,为了社会安全感而生,为了避孕不及时而生。

那生孩子对于大部分家庭的生活质量是正向增益还是负面影响呢?很遗憾,是负面的居多。但凡你要亲自管孩子,那就是生活质量降低的比较多,因为管孩子的时间,是你牺牲娱乐的时间,是你牺牲生产社会价值的时间。在管孩子的时间里,有快乐有痛苦,或许可以功过相抵,但一个人的时间精力有限,它是有机会成本的,你所牺牲的部分,就是纯负面。

所以如果一个人开始更多地关注自身的生活质量了,那么生孩子就很难成为一个选项,而如果两个人都关注自身的生活质量,那就更难了。在男性从事主要生产活动的时期,男性负责社会价值产出,女性反正也几乎产出不了,约等于0,于是就作为附属,提供内部价值。但现在完全不同,女性有大量的社会价值产出,你再让她成为附属,这是不可能的,那男性能不能成为附属呢?受社会舆论影响,很多弱势男性也是不愿意的,那女性呢?就算对方愿意,也有很大比例是无法接受一个弱势男性的。

在这种女性不断强势,且都要找更强势,价值更高男性的前提下,势必造成低结婚率和低生育率——这是人类文明的独有现象,因为顶级男性也无法像动物届的顶级雄性一样,到处播种传递自己的基因给所有的女性,而下面的男性,女性又看不上,于是就算不跟动物比,只是人类社会之间横向比较,进化得越高级的社会,后代数量也必然比更原始的社会要产生得少。

杭州前段时间的千人相亲大会,现场几乎无一男性参加,就是这个情况的写照,顶级男性不需要,底层男性攀不上;而女性是所有人都只想要头部的那10%甚至1%的男性,其他男性过来只会受到打击,受到群嘲——哪来的适婚男性要有车有房,要工作好收入高,还得身材样貌出色不油腻呢?本身这里有些条件就是苛刻又相互矛盾的,自己打拼要多少年才能在大城市买房?到了那个年纪,还能是适婚年龄吗?每天都拼在工作上,身材样貌还能维持得好吗?每天维持身材样貌,那还能拼好工作吗?而女性只要打扮一下就是平均分,就不会自卑,就可以去现场大大方方地参与相亲——不是说没有参与相亲就代表男性的价值更高,更不屑于,而是大部分的男性根本没有资格过来,因为我们的社会已经发展到了“少数人根本不够用,多数人互相看不上”的阶段。

那以前为什么看得上呢?信息流动不够充分,女性生产社会价值少,经济地位不够高,要依赖男性生活,于是就以为“社会就只能这样”,并且把生孩子当成自己的谈判筹码,甚至还要攀比是不是生了男孩儿,只为了去满足另一半的喜好。在这种高强度的社会共识压力下,普通人根本没想过不婚不育的可能性——其实它根本就不是女性能养活自己以后的“自己真正想”。

所以你有没有发现?其实结婚生子是一场“阴谋”,要么是基因为了达成自身目的而设置的陷阱——跟所有动物一样,在你性成熟时候让你产生性冲动,然后顺便就把它给传递了;要么是统治者为了社会结构稳定而设置的陷阱——给你的生活各种使绊,对你满足性需求设置各种障碍,非得让你组成一种“投鼠忌器”的家庭结构才行。否则为什么人一旦开始关注自身,国家一旦富强,民众一旦福利变好生活变好,女性一旦和男性平权,也就是没有人受到束缚,没有人受到社会洗脑,大家都有的选的情况下,出生率都必然走低了呢?

所谓的人口陷阱,其实根本不是陷阱,而是社会发达了,人变“贵”了以后的必然。那什么是陷阱?看你的“贵”是真的假的,如果是假的,那就是陷阱,即你是虚的变贵,你这个国家无法吸引别国的精英移民过来,那就完了,因为你的民众事实上不贵,但他们都以为自己很贵,因此低端产业只能转移去劳动力更便宜的地方,而高端竞争力又没有,无法靠自己的优势去剥削别的国家,于是自己的人口跟不上,外面的精英不进来,这才是真正的陷阱。

意识觉醒这件事,一旦开启后是退不回去的,所以中国的出生率是永远都不会回来了的,至于能不能重新繁荣?只能靠开放,靠政策,靠福利,靠产业崛起,靠工作机会——这些都是硬实力,是丝毫做不了假的,也是没法用统计局的选择性数据来遮羞的。

至于具体到个人,你只能考虑自己,不能考虑社会,你要考虑社会,那你的动作可能就偏了,三胎政策出来的时候,很多父母催婚的时候会举大旗说让年轻人为国接盘,这就是有病,不考虑自家人,去考虑社会集体,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只考虑他们自己。那有人说,人人都考虑自己,社会怎么办?社会责任感怎么说?你错了,一个好的社会,它的规则应当是使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趋向一致,即人人为自己,就等于人人为社会,而不是让人去取舍——这不是一个有关个人道德的问题,而是管理者的能力问题。

(完)

我是蔡垒磊,感谢你的阅读。

声明:个人原创,仅供参考

最近更新